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 >> 红楼遗梦 >> 第3章 友情推荐: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第3章 友情推荐: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友情推荐:

一个女人新书《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书号:1169170

简介:红衣,一个平凡的女人,为何会千百次的穿越轮回?

平常的侯爷府,因为了无音信三年的侯爷归来,又会带来怎样的变故?

看聪慧看透世情的穿越女,如何应对人生的起伏变故;

看淡定如水的平凡小女人,如何找寻到宿命轮回的秘密

试读:

第一章

“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红衣站起身来。

“家里一切都好?”

“嗯,家里一切都好。”红衣答道,无喜无悲,就好像在和天天见面的人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可是这个说话的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离家三年多、了无音信的丈夫。

沉默,红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实在找不到话题,哭吗?她哭不出来:没有什么感觉,对,就是没有感觉。也没什么要抱怨的,也没什么久别重逢的喜极而泣,那她该怎么办?

不是说红衣不想与丈夫诉一诉离情,而是他一回来就散发着一种莫名的疏离感,让红衣亲近不起来。

“咳咳。”红衣的丈夫干咳了两声,红衣看向他,“嗯——,那个,哦,对了,老太太来了,你看是不是应该去接一下,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他说的话也有些语无论次,好似有些慌乱的样子。

“嗯,好的。”红衣应道。只是婆婆来了,为什么不提前送个信呢?住那儿?还是先去接进来再说吧,红衣一面想着一面往前院而去。“布儿,纱儿跟来,绸儿去厨房通知一声,缎儿去叫张妈妈抱英儿和雁儿到大堂厢房那儿去。”

一边吩咐,一边走的红衣,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一红站了下来,侧身相让丈夫先走:“你、你先请。”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女人是要跟在男人后面的。红衣独自了太久的时间,久得有些忘了这些规矩。

不过丈夫的疏离让红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好:称名字好似不可以了,称其它的又好似有些外道了。

“嗯,走吧。”他有些着急的走了两步,却又忽然间慢了下来。

红衣奇怪的看了看他:“快点吧,让老太太等久了不好。”

“红衣,有个事要告诉你一下。”他的话说得很迟疑。

“什么事?”

“那个,就是——,咳咳,还是一会儿再说吧。”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说出来,又开始急走了起来。

“哦——。”红衣真得奇怪了,他这是怎么了,吞吞吐吐的。

上了车,出了二门,到大门并不近。

车内就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气氛怎么也有些古怪。

“夫人,到了。”车停了,有婆子伺候着下了车,大门外有两辆大车,一辆车看样子是装的行李,那另外一辆车看来是老太太的车了。

红衣走到车前,轻声道:“老太太一路劳累,媳妇儿迎接来迟,还清老太太责罚。”

“罢了,不过确有些累了。”车里老太太的声音刚落,车门的布帘就被挑了起来,一个妇人装扮的女人探出了头:“有劳姐姐了。”

红衣愣了,伸出的手顿了顿收了回来,身边的婆子紧了两步上前扶住了她。红衣回头看向丈夫,不知道这是谁,应该怎样称呼;却不想看到丈夫一张微红的脸上窘迫的神情,红衣更是有些糊涂了。那女人已经服侍着老太太下了车。

红衣让老太太上了自己的车,那女人正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时,老太太在车上说:“让香姨娘上丫头的车吧,红衣来我这儿,祺儿的车呢?”

“儿子自己安排,娘亲先前面走。不过,那件事情儿子、嗯、没有办成,娘亲您看——?”

“知道了。我来办吧。”

下人早已把贵祺的车引了过来。

进了二门,布儿问道:“老太太堂上奉茶还是?”

“堂上吧,我的住处还没准备好吧?”老太太淡淡的说,看不出什么。

红衣心里说没准备住处能怪谁呢?

下了车,请老太太上坐了,红衣奉茶请安事毕,老太太让红衣坐了:“你坐吧,这几年也累了你了,不过祺儿能周周全全的,我们母子能安安稳稳的见到你,还要好好谢老天爷。唉,要不是老天开眼,你就再也见不到祺儿了。”

云娘过来,对老太太说:“现在全家团聚,正该高兴的时候,老太太又作兴说这些过去了的事做什么?不管怎样,有老太太的福分什么事儿是过不去的?是这个理不,老太太。”

老太太忙笑了起来:“人老了,人老了。对了,去把香姨娘引进来给太太看看。”香姨娘?哪家的姨娘?红衣从大门前就疑惑了。

“老太太安。”那个香姨娘进来请了安,站在了老太太边上。

老太太指了指红衣:“香丫头,还不给你家太太请安。刚才造次了知道嘛?”

那香姨娘过来对红衣福了一福:“给太太请安。”

红衣看了看得姨娘,又看了看老太太:“老太太,这是?”

老太太看了看坐在左手边的贵祺,笑道:“这是香姨娘,祺儿房里的。祺儿不小心累了人家的名节,我做主让祺儿收了房里的。”老太太说完,喝了口茶:“这儿离那边太远,就没有给你信儿。香丫头,还不给你家太太奉茶。”

红衣感觉有些荒唐,这不是和那个世界的小说啊电视剧什么一样的剧情嘛。造次了?就是门前香姨娘喊了她声姐姐的事,到了古代才知道什么是等级森严,妾是没有资格唤正妻姐姐的,那个姐姐好像是民国时的规矩?

不过那句不小心倒真是有些意思:不小心?什么不小心能累了人家大姑娘的名节?红衣心里暗暗思量着,看向她的丈夫,不,不对,是她们的丈夫。贵祺低下了头,专注的看起了茶碗,就好像那茶碗忽然间长出了一朵花般是值得他研究一生的宝贝。

“太太请吃茶。”香姨娘已经跪在了红衣身前,红衣看了看她,接过了茶碗:“起来吧。”

“好了,我也乏了,详细情形就让祺儿来告诉你吧,我想在晚饭前歇息一下。”老太太说完,与贵祺分明都长长出了一口气。

红衣淡淡的一笑:“布儿,伺候老太太。”布儿和云娘就扶着老太太到暖阁去了。

屋里的人一时静默了下来,红衣与贵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红衣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并没有什么晴天霹雳的感觉,她只是有些木然而已。她经过的太多了,这只是小儿科而已。

“太太也不用怪着老爷,这实在是因……”没想到是香姨娘打破了沉默。

“这也没什么,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的。你以后好好尽心服伺、老爷就好了。”红衣打断了她的话,她不喜她,不是因为她是什么香姨娘,而是出于直觉。

“老爷,英儿和雁儿刚刚忙乱间也没有和老太太请安。”红衣终于找到了称呼,老爷,多好多贴切。

贵祺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红衣:“也没什么,刚才是没顾上。”

“咳咳。”这时香姨娘咳了几声,贵祺更加不安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看香姨娘,又看了看红衣。

红衣拂了拂衣服,她已经不愿意再在这里坐下去了,面对着这两个人她实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叙离情吗?还有必要么?于是她站了起来:“老爷,事出突然,没有准备给香姨娘的住处,你看住那处院子好呢?”

“都好都好,你看着安排吧。”

“知道了,老爷。我去安排一下老太太的事。”红衣说完,转身就走:“纱儿去看看老太太的院子准备的怎么样了,绸儿去让人把喜福院打扫一下,让香姨娘住进去吧。”绸儿愣了一下,答道:“知道了”。

等到走远了,绸儿紧跟了几步,悄声说:“太太,你怎么把最大的偏院给了她?我看她那个样子不是个好相处的。”

“绸儿,我是怎么教你的?”

“绸儿知错了。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是,夫人。”绸儿退了一步,跟在红衣身后走着不再说话。

要说这古代有什么特点的话,这身后长长的一行人也算是一个吧?不出二门,身边至少跟着两个大丫环,两个高等婆子,四个小丫头,四个粗使婆子,还有其它一些人,林林总总,最少也要十几个的样子,颇有点前呼后应的味道。不要说出二门,就是在内院有时候都要坐软轿。那人就又多了一倍不止啊;要是出二门,那是——非重大事件不允许的事情:没听说过二门不出,大门不迈嘛?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看电视剧演的千金小姐与人私会,大户人家的太太和人私奔都只有那么一两个人知道,只有到了古代的人才能知道那是根本做不到的事。不要说有没有机会,就只是让你在二十几个人面前与人眉来眼去还要做到不被发现试试?那难度?啧啧,非人类能办到呵。

至于最大的偏院,最大又怎么样?最大也不过是偏院。

红衣坐厅上,听着掌管厨房的厨娘在说晚上安排的菜式,听完以后,淡淡的说:“多上心,老太太是大户人家出身,虽然是从山乡来,可是你们要是抱着怠慢的意思,让老太太挑出理来,我的脸面丢了,你们几家的体面也就没有了!仔细没有?”

那厨娘陪着小心道:“那敢呢?太太吩咐的事情只有加十二万分的仔细着,不敢存怠慢的心思。”

“那就好。”

“太太,有件事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正要去请示太太”

“哦?什么事情?”这家人是家生子,三代都是厨娘,男的也是内院的买办,做老了的人了,又不是月头月尾的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专门请示呢?

“太太,一个自称是香姨娘的贴身丫头宝儿的使了人来让厨房做一份黄金酪,让三刻钟后送上去。可是老太太来得太突然了,没有准备厨里本来就忙不过来,而且那甜点也不是简单好做的,一时半刻也出不来,那大丫头就恼了,来厨房里闹了一场,还说还说……”

“说什么?”声音里有了一丝严历

“太太往日说过不让下人们互相攀咬,告黑状,传人语,今儿实在是……”说着说着那魏厨娘哽咽了起来。

“她说了什么,你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说就是了,不让你们攀咬告黑状并不是指所有状况,单方面挑起事端,我也是严禁的。”红衣平平静静的说。只是十几个人在屋里,这时连呼吸都变得轻不可闻了。

“是,是,太太。她说她们带了厨娘来,是老太太用惯的,现如今还如此怠慢她们,到了明儿就让我们扫地出门。”

“哦,就这样啊。看看你这样子,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呢。你做错了事?犯了府里的规矩不成?”红衣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就好像听厨娘在说今天少年姑娘的甜点送上去了一样。

“没有啊,太太,我三代都在厨里手脚是干干净净的,规矩更是不敢犯的。”

“那就是了,一来呢没有人提议我要换厨娘,二来呢好好的也没有换厨娘的道理不是?你只要好好的用心就成了。”红衣慢慢的说道,布儿甚至能听出那特定拉长了的字眼变得有了些说不出的韵味。

“是的,太太。谢谢太太”

“至于那黄金酪,我与香姨娘说一声,嗯——,就罢了吧。”来了一个姨娘,下人们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是啊,贵祺婚后这么多年也没有纳过妾,还把那几个通房都配了出去,现在来了一个姨娘,下人们不得不考虑是不是要转风向了吧?

“是的,太太。”

“嗯。没事下去吧,仔细伺候着。”

“是,太太。我一定叫厨里的人打起十二万分的仔细。”魏厨娘福了福退了下去。

红衣端起茶来,润了润喉,站起了身:“布儿,我们走吧。”

“是,太太。”布儿迟疑了一下:“太太,是去看少爷姑娘还是去看看老太太与姨娘的院子?”

“先去看看英儿雁儿,再去看院子好了。”说起孩子,红衣的嘴角不觉的弯了起来。

“是,太太。”

第二章

于是一行人朝书房而去,还没有到书房呢,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阵阵的喧闹。红衣看了看布儿与绸儿。布儿与绸儿微福了一福,告了罪紧走了过去,一会儿,绸儿回来了,红衣站定等着。

“太太,老爷在。”绸儿福了一福。

“嗯。”

“香姨娘也在。”绸儿有些气喘的说着:“老爷让少爷姑娘给香姨娘见礼呢。少爷姑娘不肯,先生也说与礼不和,正闹呢。”

“知道了。”红衣叹了口气,看不见的战争又要来了吗?

红衣到了书屋门口,贵祺老爷坐在主位上,先生坐在左手,香姨娘居然坐在右手,正搂着雁儿心肝肉的乱叫呢,先生一脸的不耐烦与毫不掩饰的鄙夷。

红衣对老爷与先生都福了福:“先生万福,今儿功课完了吗?孩子没有淘气吧?”

先生忙站起来,还了礼:“太太好,今天的功课还差一点才完成,孩子们都好,不曾淘气。”

英儿过去拉起雁儿一起和红衣行礼:“娘亲。”

“嗯。”红衣一手拉过一个:“点心用过了嘛?书背得好?字写得好?”

“点心用过了,书也背下了,字还不曾写完。”英儿说:“娘亲,老太太来了耽搁了一下,晚上孩儿会补上的。”

“雁儿也会补上。娘亲,我们回房去好吗?”雁儿看了看英儿,对着红衣说。

这些事儿也太为难孩子了,红衣笑了笑:“好的,去吧。布儿带两个孩子去吧,福儿,慧儿你们也随少爷姑娘去吧。”

英儿雁儿明显松了口气,看了看红衣,孩子们脸上有明显担心的痕迹,想说什么却又没说。红衣知道孩子们想说什么,暗暗叹了口气:“一会儿娘亲会去看你们,和你们讲故事好不好?”

两个孩子点点头说道知道了,上前去与贵祺行礼告退,又与先生行礼告退,布儿福儿慧儿福了福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红衣福了福道:“先生辛苦了。”又转身对贵祺福了福:“老爷,内宅的事还是回房后再商议如何?让先生也休息片刻,一会儿家宴要开始了。”

贵祺看了看红衣,他感觉还是要解释一下的:“也没什么,香儿一直喜欢孩子,我要来看看孩子们,香儿就一起来了。嗯——,香儿很喜欢他们两个呢。”

“哦。那没什么事情,妾身和老爷一起去请老太太起吧,一会儿家宴要开始了。”红衣平平静静的说完,等贵祺起身。

贵祺只好起身和先生道了乏后和红衣走了,香姨娘跟在红衣身后一起走了出来。

……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正文,书号:1169170

喜欢红楼遗梦请大家收藏:(www.coolxn.com)红楼遗梦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红楼遗梦最新章节 - 红楼遗梦全文阅读 - 红楼遗梦txt下载 - 冬雪晚晴的全部小说 - 红楼遗梦 笔趣阁

猜你喜欢: 红楼遗梦静寂燃烧
完本推荐: 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全文阅读桃枝气泡全文阅读婚如寂寞全文阅读寂寞的鲸鱼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中原小姐有话说全文阅读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月东出全文阅读如何成为地狱之主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齐木烛光的灾难全文阅读电光幻影[娱乐圈]全文阅读野心家全文阅读零陵飘香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吾已有亡妻全文阅读被魔王宠爱[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电竞团宠Omega末代孤城帝妃恋桃枝气泡月东出齐木烛光的灾难高人竟在我身边宇宙第一幼稚园户外直播间盖世双谐到清当自强权臣与尤物最强兵王大师姐她不会死清穿五福晋网游:1级的我终结了神明九星之主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听说大佬她很穷限时狩猎造梦天师[重生]太子宠婢她跑了我靠抽卡当领主电光幻影[娱乐圈]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红楼之王家麒麟儿诱她入局[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吾已有亡妻花间色

红楼遗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红楼遗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红楼遗梦txt下载手机版 - 冬雪晚晴的全部小说 - 红楼遗梦 笔趣阁移动版 - 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