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626章 老子名叫关大狗

第626章 老子名叫关大狗

一杆猎枪顶在柳笙歌的头上,柳家大少爷举起双手苦笑道。

“钟叔您这么做什么?这件事儿和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还提醒了韩谦要小心的,知道您老玩枪玩的厉害,咱们先收起来行不行?”

幽灵管家冷声道。

“我家少爷在哪。”

“老爷子,钱姨是真准备让韩谦接钱欢的班儿了?”

话音落,一记枪托砸在柳笙歌的脸上,老管家冷声道。

“你也配提我家少爷的名字?柳笙歌你记住,多年来是夫人不让我来找你的麻烦,不然早送你去见我家少爷了。”

柳笙歌捂着侧脸,笑道。

“哪个少爷?钱欢?没出生的钱玖还是现在生死不知的韩谦?钟叔啊,钱欢的事情和我没关系,钱姨找人把我妻子撞死,我背了黑锅我认倒霉,至于韩谦啊!估计这会应该在野斋阁附近呢吧。”

“谁的计划。”

“林纵横的计划,他起初说的是我们三个一起杀了洛神,然后瓜分洛家,可今晚林纵横突然改变了计划,他要让洛神死在韩谦的面前,让洛家认为是韩谦杀了洛神,他在以一个痴情种子的身份出现在洛家帮忙对付韩谦,我知道的只有这些,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您老差不多就行了,闹僵了你今天也离不开这里,钟叔您别忘了,勾大炮打伤了我弟弟。”

老爷子在迟疑,而柳笙歌已经站起身走动电脑前,淡淡道。

“我这游戏今晚有活动,您还是早点去野斋阁看看比较好,毕竟冯伦和崔礼都在市里。”

野斋阁外面的马路上,涂骁的人拿着强光手电一步一步的找,他们不敢开车,雨太大,在车里什么都不看不清,关军彪光着膀子,左手拎着一把短刀,右手拿着对讲机怒吼。

“都给我找仔细了,别他妈的想着意思意思就行了,小舅爷没了,咱们八区的保护伞就没了。”

“是!”

“狗哥,这雨太大了,要不我们下去找吧。”

“狗哥,我先下去,你们在上面,咱们随时联系。”

天空雷电闪过,关军彪隐约间听到了什么声音,却又不敢确定,不敢声张,他心里有担忧,顺着这道犹如幻听的声音方向疾驰而去。

十里路,要在这里找个人简直和大海捞针没有任何区别,最重要的是,马路上撞车的碎片已经被雨水冲走了,关军彪现在不仅着急,他还有点害怕,勾大炮他不怕,他怕的是崔礼。

而此时的崔礼拖着洛神坐在石头上,对着洛神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嘘!别说话,不然我会杀了你哦。”

韩谦弯着腰大口呼吸,眼神死死的盯着同样穿着粗气的勾大炮,崔礼认真的看着两个厮杀的人,他是真的不着急,崔礼什么不怕,他就怕冯伦。

天空划过闪电,韩谦趁着这一瞬间明亮冲向了勾大炮,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了,脑海里只想着一拳能把对方打死,拳头互换,脑门的碰撞。

勾大炮的体力和健康程度都大于韩谦数倍,勾大炮抓住机会对着韩谦的小腹连续出拳,韩谦一步一步的后退,吐出一口鲜血,如果换做正常人受到这种攻击吐了是口水,可现在韩谦的嘴里满是鲜血。

“韩谦!!”

勾大炮知道今天他肯定没办法活着离开这里了,他也不在有所顾忌,杀了韩谦不亏,如果能杀洛神血赚,冲上前一拳砸在韩谦的右脸,韩谦踉跄着差点跌倒,再次抬起头时咧嘴憨笑道。

“杂碎,再来!”

这一次勾大炮的拳头被韩谦手臂挡下,对着勾大炮的面门就是一拳,勾大炮抬腿还击,两人同时后退,又同时上前,拳头再一次砸在对方的脸上,现在谁一个被打倒,那么他就是输的那个人。

渐渐的,勾大炮的体力不在充沛,韩谦却是越挫越勇,摇摇晃晃走上前,勾大炮见此冲上前,韩谦再次扔出泥巴糊在他的脸上,下一秒抓着勾大炮的头发就是一记头槌,随即转身抓着勾大炮哥的头发开始奔跑。

砰!

一声闷响,勾大炮的脑袋撞在了树上,可这个家伙在撞击的时候用后捂住了脑袋,挣扎起身按住韩谦的后脑勺砸向大叔,一旁的洛神看不下去了,刚要拿起石头准备帮忙。

漆黑的枪孔顶在了脑门上,崔礼再次笑道。

“给你个机会!听话”

话音落,对着洛神的侧脸便是一记枪托。

他才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韩谦被砸的迷糊,眼前一片模糊,除了鲜红在无其他,韩谦要输了,他要放弃了,可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温暖的身影。

“谦哥哥~”

“额啊!!”

一声嘶吼,勾大炮发现他按不动韩谦的脑袋了,一瞬间愣神儿,韩谦伸出手抓住勾大炮的耳朵,对着其鼻子就是一记头槌,鲜红的花朵在勾大炮的脸上开了花儿,可韩谦不管不顾,头槌一次又一次的落下。

韩谦癫狂的嘶吼。

“和温暖的脑袋比起来,你就像是个豆腐一样!”

勾大炮被砸懵了,鼻梁骨被砸断,牙齿被砸掉,跌跌撞撞的躺在积水中,韩谦双臂无力垂下,双腿微微有些完全,看了一眼勾大炮,随后猛然间转过头,缓缓抬起手臂对着崔礼勾了勾食指。

“你来!”

崔礼站起身,丢掉手中的雨伞,脱下了精神的中山装,晃动脖子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韩谦,你确定还要动手?你会死的。”

韩谦吐了一口血水,淡漠道。

“我死,留她一命。”

“又做痴情种子?冯伦说过,韩谦你就是一个傻·逼,一个烂好人,你没必要活这么累,跟我走,咱们可以活得逍遥快活。”

崔礼把中山装叠好递给洛神,再次道。

“沾了泥水,你就用血洗干净吧。”

话音落,崔礼拿起手枪对准韩谦,带着消音器的手枪让韩谦全身冰冷。

“噗噗。”

两声枪响,韩谦能感觉到子弹在自己耳边划过,带出一道血痕,随即身后传来一道砸落泥水的声响,韩谦没有转头,他已经知道了结果。

崔礼耸了耸肩,退出弹夹,拆解手枪。

这家伙对枪械十分了解。

零件散落在脚下,崔礼淡淡道。

“我不喜欢攻击别人的后背,更不喜欢看别人偷袭,冯伦是个意外,按辈分我要叫他一声叔,韩谦你是知道的,我也公平点,你死了,我让这个女人去阴间陪着你。”

话音落,崔礼已经近身,一套组合拳下来韩谦应声倒地,他连崔礼的拳头都没看到,只感觉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在疼,疼的厉害。

崔礼笑了,走上前抓住韩谦的胳膊,动作温柔的将他扶起靠在树上站好,随后拳头犹如雨点一般落下。

眼睛,鼻子,侧脸,肩膀的刀伤,胸口,小腹。

韩谦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

每一次拳头落下,鲜血都在嘴角渗出,可韩谦一言不发,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眼神一直在看着崔礼,没有躲闪。

在韩谦不知道抗受了多少个拳头事,崔礼停下了手中的动嘴,微微笑道。

“糟糕了,我好像上瘾了,韩谦你一定不能死,在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

这句话犹如地狱饿鬼的哀嚎一般,洛神再也忍不住,丢掉手里的中山装上衣,歇斯底里的喊道。

“杀了我!你先杀了我!崔礼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太监,欺负一个重伤的人有什么能耐,是男人你先杀了我!”

她在拖延时间,哪怕只有一秒钟也有希望让韩谦活着。

从韩谦抱起她的时候,洛神的崩溃的心开始重组,她知道,如果韩谦今晚不来救她,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的嘶吼可能让崔礼有些烦躁了,转过身看了一眼洛神,冷声道。

“我记得我说过,衣服脏了,用你的血洗。”

说话间,崔礼转过身走向洛神,刚走出一步,后背被轻轻的锤了一拳,犹如抚摸,犹如无意间的触碰,崔礼转过身看着满脸鲜血的男人,韩谦咧嘴笑道。

“对···对女人···动手,算··算什么男··人!”

崔礼也笑了。

“韩谦,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如果你能活下来,我送你两个人做礼物,人就在你家的一楼的卫生间呢。”

话音落,崔礼拳头向后与肩膀平行,他再次道。

“可惜你活不下来了。”

韩谦再一次笑了,张开嘴咧嘴傻笑。

“崔··崔礼,反派!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么?死··死于话··话多。”

此话出,崔礼皱起眉头,不顾身后洛神歇斯底里的怒吼,歪头道。

“你是在说你自己么?”

韩谦笑了,缓缓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只想睡一会,好好的睡一会,韩谦再也站不住了,缓缓滑落跌坐在地上。

崔礼的眉头皱起,弯下腰去搀扶韩谦站起来,双手刚要触碰韩谦,崔礼突然收回手,后退两步,一道寒光划过。

一人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把木柄短刀,类似于短剑,适合藏在腰后携带,崔礼连连后退,弯腰捡起韩谦使用过的甩棍,疑惑道。

“电话里的人是你?”

“你就是崔礼?”

“你有名字?”

“老子关大狗,一条吃人的狗。”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www.coolxn.com)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最新章节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全文阅读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txt下载 - 啊欢的全部小说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笔趣阁

猜你喜欢: 户外直播间最强兵王时代狂流全球御宠游戏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开局挑战遗愿清单,继承1000亿传奇浪潮十八年超级兵王混都市
完本推荐: 如何成为地狱之主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被魔王宠爱[快穿]全文阅读高攀全文阅读诸天大佬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宇宙第一幼稚园全文阅读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全文阅读到清当自强全文阅读穿书之诱宦为夫全文阅读齐木烛光的灾难全文阅读电竞团宠Omega全文阅读镜明花作全文阅读红楼遗梦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中原小姐有话说全文阅读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清穿五福晋全文阅读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零陵飘香造梦天师[重生]综漫:有替身的世界竟然是日常偏偏偏爱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宇宙第一幼稚园如何成为地狱之主皇家级宠爱野心家穿越踏上修仙回家路开局挑战遗愿清单,继承1000亿深夜书屋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接吻时记得摘眼镜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我靠抽卡当领主假酒的自我修养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全球御宠游戏斗罗之我的武魂大海螺齐木烛光的灾难斗罗之七怪之首诸天大佬我在灵点超神的日子[无限]诱她入局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听说大佬她很穷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全球轮回从神奇宝贝世界开始盖世双谐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最新章节手机版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全文阅读手机版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txt下载手机版 - 啊欢的全部小说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笔趣阁移动版 - 笔趣阁手机站